快捷搜索:  as  test  xxx

露营初一作文

(一)搭帐篇

“阿黄,你把那边地布的角拉拉直!”带着激动的心情,我和阿黄把帐篷带到操场上来开始搭建。

“然后是内帐。”我边做边嘟囔着,“呀,打开一看不像之前那么大年夜嘛!”

“鱼丸,杆子呢?”阿黄望见别人都有两根长长的杆子,忍不住问我。

“在这儿呢!”我从一个灰色的袋子里抽出两根多截棍,把它们之间拉直然后套上。

“Ok!阿黄,你穿这根我穿那根。”说着,我们两个把两根杆子从两个长长的孔内穿过。

“鱼丸,这两个孔是干什么的?”阿黄做了一下她的经典动作——伸伸脖子。

“哦,这个是用来别住杆子的。”我跑到她那边,把杆子的一头插入内帐的孔中和地布的孔中。

“阿黄,把那头捉住哦!”我吩咐着。跑到另一边捉住内帐,使劲把杆子弯成弓形——这是十分艰巨的,一不小心就可能拉破内脏或是弄断竿子。我尽力撑着,手上都爆出了青筋,只为了让那冥顽不化的杆子扣进内帐和地布的孔中。可它又偏要和我作对,怎么都对不准那小孔,使得我只得做在地上使劲顶啊顶,累得汗珠都凝固了。

“终于好了!”那坏坏的杆子已被我制服,我的汗忽然如泉涌刷刷的冒出来,加上天空微下细雨,衣服已经贴着背了,黏黏的。

“下一个是外帐。”我打开那块叠的整划一齐的桔色的布,一抖,开始是探求门。

“咦,门到哪里去了!”找不到门的我焦急起来。

“再仔细找找,总不会人世蒸发了吧!”阿黄到处翻翻,忽然摸到了拉链,“鱼丸,这个是不是门啊!”

“Yes!”我打了一个响指,对阿黄说,“门是要对门的,不然就进不去了!”

“这个我知道!”阿黄和我一路把外帐门对门抛到内帐上,捋捋平,把小孔扣到杆子脚上。

“好了,基础成型,接下来搞定防潮垫!”我又打了一个响指,从深蓝袋子里抽出比帐篷还大年夜些许的防潮垫,将两边折起一点,平放在帐篷里。

“好了,整个搞定!”我和阿黄把带来的器械扔进帐篷,拿出多变式灯,正要点亮,却发明灯下面的罩子全部脱开了,开关和里边对不住。

“是谁干的!”我火极了,仔细一想,切实着实有些猫腻。在前些天,我走到走廊旁时看到我的灯被抛在外貌,原先好好放在袋子里的,怎么可能跑出来?肯定是被哪小我不小心撞出来的!没法子,我装来装去装不好,只能就教陈冲寒爷爷了。爷爷不愧是个露营熟手在行,把灯扭了几下,对准了开关和内部零件,用我筹备造功课的胶带纸一粘就ok了!

“阿黄,灯修睦了!我们的帐篷要变得亮亮的喽!”我欣喜地举起电灯放到帐篷上面的罩子里,然后跑到帐篷外支起窗户,不然就要闷逝世咯!

接着我和阿黄去卧室捧来了棉被和枕头。

(二)睡帐篇

开好了联欢晚会,我们一路去卧室洗漱,然后急促地跑回帐篷亮起灯,全部帐篷顷刻间变得闪亮闪亮!原先还想和同砚们聊会儿天、串一下门,但雨下得太大年夜了,对面人脸隐隐,又没有拿伞,只能窝在帐篷里了。

在帐篷里,我们悄悄听着雨声,拿出老K正盘算玩24点,可师长教师忽然说要熄灯了,又只好作罢,哎,伤不起!但我们可是不爱好屈服的,偷偷把灯调成火油灯型,拉开一点点,露出一条白色的小光,在帐篷里晃来晃去,还把枕头竖起来挡着光,如果被发明就大年夜事不妙了!

“嗒嗒嗒”方师长教师撑着伞走了过来,一个大年夜大年夜的影子照在帐篷上,我们赶快把灯按掉落,藏在被子里。“大年夜家睡好了吗?我刚才看到有灯在亮!“方师长教师喊着,我们一听,慌极了,却见方师长教师向对面走以前,说着:“怎么还没灭掉落,我要来没收了!”还好还好,心里一块石头落下了!

没法子,我们其实无聊的要逝世,,开始低声俩天,声音小的像蚂蚁一样,自己都有点听不清!我把脚往下伸碰着了内帐的檐壁,发明湿淋淋的,赶快爬起来摸了摸,“好湿!“我叫起来。阿黄也爬起来,露出惊悸的脸色,摸了摸,问:”怎么办?““凉拌!”我边说边爬出帐篷到外貌去扯外帐。雨下得太大年夜,我顿时逃了回来,外帐太小,拉不下去!“方师长教师!”我们拉开帐篷大年夜喊,盼望师长教师来赞助我们,方师长教师可是有伞的。许久,师长教师禁绝许,我们又大年夜喊,终于,几遍后引来了方师长教师。“方师长教师,我们脚后跟的地方湿透了,外帐拉不下去!”我朝帐篷外喊。方师长教师走到我么脚后跟用力扯扯外帐,也扯不下来:“这个帐篷防水系数有问题,你们要不搬去年夜厅睡?”“NO!”这是方师长教师听到的回答,我们才不去年夜厅哩,那太怯弱了!

我们恬静下来,外貌却垂垂纷扰起来,安妮汪祺的帐篷漏水,似乎要去年夜厅,过了一会,男生也纷扰起来,似乎有大年夜部分人要搬去年夜厅,吵吵嚷嚷的,还有几声大年夜吼。躁动太大年夜,搞的女生也伎痒了,但着末统一成了:武断不去的信念。时代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:王晶问:”周雨萱你们搬不搬啊?”周雨萱说:“我要办,杨乐怡不让我搬!”王晶说:“你们不要搬!”周雨萱说:“我是要搬的,杨乐怡不让!“王晶又说:“你们不要搬!”周雨萱却还说:“我是要搬的,杨乐怡不让!”“哈哈哈哈!”我们都爆发出一阵笑声,看来阿周听力有点问题哦!

趁着这场纷乱,我不忘打开手电筒正大年夜灼烁的照来照去,还和阿黄借动手电筒的光看了会儿书。手电筒变成只有外貌一圈时最漂亮,照在帐篷上像一大年夜圈由小圆围成的光环,特爽!

垂垂地,外貌镇定下来,只有几声帐篷的拉链声,在镇定中非分特别逆耳。我也不敢肆意的玩灯了,乖乖躺着,听着有规律的“啪啪“雨声朝右睡了。

半夜,我醒来一次,看看左右熟睡的阿黄,头发盖在脸上,似乎没头一样,差点叫起来!拉开帐篷,外貌雨已经停了,昂首一看,哇,好亮一颗星星!它高高地吊挂在黑夜的幕布上,独此一颗。但终究是睡眼惺忪,总有些缺点,这可是雨天啊!我又摸摸脚后跟的地方,近乎湿透,还好没渗进来!

(三)起床篇

迷含混糊睁开双眼,听到四周都是鸟叫,在寂静的情况中非分特别清脆。拉开外帐,四周灰蒙蒙的,有一只灰灰的鸟刚好飞起,约摸五点阁下吧。我立时睡意全无,穿着好就坐在帐篷里看着阿黄。阿黄被我盯了一下子,竟然醒了,也穿着好了。

“兹”一声,我走到外貌,发明对面方锅她们也起来了,露出两个脑袋在外貌,特有趣。

“这么早就起来了!五点半还不到哩!”方师长教师走过来说,“这么好的情况,去跑一圈步咯?“

“好的!”我准许着,和阿黄一路去跑步了。

一圈跑好,有些气喘,过了一下子去卧室洗漱,顺便把被子搬回去。

回到操场,有些同砚把帐篷搬到了草地上,我们也这样做,把帐篷搬到最远的位置,还好,帐篷还蛮轻的,搬到目的地用地钉固定住就OK了!

“啊,昨天一天没写功课,本日来补一补!”我拿出功课筹备写。

我把两只脚丫子伸到帐篷外,把帐篷内外两个帐都打开,借着阳光拿出了语文功课纸开始写。太阳真大年夜啊!两边鸟声一向于耳,远处草地绿莹莹的,尖儿上还挂着水珠,经阳光一反射分外亮。由于只隔了个帐篷的底部坐在地上,感觉离草分外近,一种质朴、新奇、舒畅的感到油然而生,像跟草融在一路似的。真想每次都这么清净的时刻坐在帐篷里写功课!

阿黄把唐噗叫到帐篷里来玩老K,看来我还蛮有先见之明,给她们带来乐趣。过了一下子,王晶也来了,她喝着牛奶,挺自在!

(四)收帐篇

玩过了团康游戏,我妈妈来接我了,她和我一路收帐。由于之前二姨夫演示给我看过,收起来轻车熟路。只是第一次帐内剩了一本书忘拿出来,第二次拿出来后又发明一本书,要麻烦阿黄钻进去掏了。哈哈,没法子,太健忘了!(作者:余婉敏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